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尽管经济学家格里高利·曼昆一再警告经济学人们对于经济预测行为要谨慎,因为“你的预言也许会埋葬你”,但是,在我看来,我们不是赌徒,预言的价值并不在于它是否准确,而是让人的决策有一个逻辑上的自洽通道,正如谚语所言:今天的行为取决于对明天的信念”,即使预言最终落空,但是只要它曾经帮助你做出当前的决策,那么它的价值已然实现。

6.欧洲经济列车减速势头有望在下半年缓解,但不包括德国

疫情后欧洲经济的复苏在2022年底戛然而止。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家庭购买力下滑、外部需求崩溃、强劲的货币收缩以及财政支持退坡,凡此种种都造成了欧洲经济的整体低迷。不过,能够避免下半年的技术性衰退,欧洲经济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薄弱的基础预示着欧洲将在2024年迎来暗淡的开局。通胀的缓解为政策当局赢得了些许喘息的机会;实际工资的增长和就业的恢复将支持消费的反弹;尽管利润率下降,但投资将受益于信贷条件的逐步放宽和复苏与恢复机制(RRF)的进一步部署。如不出意外,从2024年下半年开始,欧洲的经济增长速度将大体趋于稳定。

去年的欧洲差等生的身份格外扎眼,德国以-0.3%的表现创造了2023年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最差记录。20多年前,《Economist》杂志曾戏称当时陷入萎靡经济状态的德国为“欧洲病人”,如今这位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健壮的欧洲经济领头羊旧病复发。

显然,可供德国人选择的路并不多,如果不想再次沦为“欧洲病人”,或许还需要些壮士断腕的豪情,与其花费数十亿资金去维持耗能产业,不如勇敢地转向未来的增长型行业。

7.地缘化趋势将会改写全球能源版图

过去当我们谈及地缘时,主要指的是政治问题。但是在2024年,经济的地缘色彩也会更加明显,除此以外,新能源转型也会让地缘能源成为热点词汇。清洁能源转型正在造就新的绿色超级大国,并重新绘制能源地图。拥有锂(澳大利亚+中国+智利)、铜(智利+秘鲁+中国)和镍(印尼)等关键元素的国家在全球能源版图的重要性将会大大增加,而石油和天然气以及主导其供应的地区的重要性则大打折扣。

能源转型将进一步分化南北美经济前景,对北美是锦上添花,而对南美则是续命。拉丁美洲正在吸引大量且多样化的外国投资,特别是在关键矿产、可再生能源和制造业等领域。除了墨西哥因持续的近岸外包机会而集中于汽车行业外,拉美地区吸引投资者兴趣最大的行业是采矿、可再生能源和碳氢化合物。

对绿色资源的争夺正在重塑地缘政治和贸易,并产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赢家和输家。能源驱动的不再只是机器和汽车,它将驱动政治、经济、社会和剩余的一切。

8.拉美主要经济体进入降速通道,阿根廷将迎来“尖峰时刻”

随着大流行病后的复苏进入尾声,铜和粮食等大宗商品市场日趋疲软,这对拉美大部分国家并非好消息。另外,初级产业的气候敞口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2024 年厄尔尼诺现象将会继续带来恶劣天气,这可能会扰乱农业产出、加剧粮食价格上涨并破坏基础设施。

2024年也会为拉美经济前景带一些难得希望。在巴西、智利和秘鲁,通胀率的持续下降为宽松货币政策赢得了空间。出于对臭名昭著的“印钱偏好”心生厌倦,拉美政府的财政状况将会变得更具可持续性。

但是,以上种种均不包括阿根廷。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的胜选将阿根廷推向了不可预知的境地,诸多激进的改革措施将使2024年的阿根廷成为全球经济中最大的谜题。经历了2023年的IMF债务展期之后,阿根廷将在1月和4月面临20亿美元债务的偿还节点。米莱政府的缩减开支计划能够为这笔债务赢得空间尚不可知,重走债务重组的老路似乎更具可能性。债务危机一旦爆发,将会直接威胁阿根廷本已脆弱不堪的银行系统。

米莱伊先生的命运取决于两个未知数。阿根廷人到底能承受多大的经济痛苦才会对他反目成仇?他又能否获得所需的政治支持,以迅速取得经济上的起色,从而阻止整个国家分崩离析?

9.不可预知的动荡将充斥今年的外汇市场

2024年的外汇市场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说它将是一座迷宫也丝毫不会显得夸张。地缘政治的迷雾笼罩着未来,特别是美国大选和唐纳德·特朗普可能回归的威胁。同时,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也可能持续波动,新一届美国政府潜在的“断供”危险有可能加剧乌克兰的困境。美国国会可能再次面临关闭政府的威胁,这将动摇人们对美国作为全球隐形管理者的信心。中美关系的紧张可能导致更多的军事紧张局势和保护主义情绪的抬头。此外,中东地区局势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油价的不稳定性。

这一系列的信息预示着美元可能会走弱,但是美国4.5以上的高基准利率预期又意味着美元可能继续保持坚挺。对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降息预期以及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将增加市场的波动性。

支离破碎的信息勉强可以拼凑出一个支离破碎的汇率预期:2024 年,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都将减息,但美元债券收益率的名义降幅可能大于欧洲,这将有助于欧元兑美元汇率保持不变或小幅走高。日本小幅撤出宽松政策将提振日元。美元兑人民币利差收窄应会提振人民币,中国强劲的制造业贸易顺差也应会提振人民币。但是,笼罩在人民币之上的阴云不少:首先,惹人嫉妒的货物贸易顺差可能激发新一轮针对“中国制造”的保护主义浪潮,其次,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和资本外流将限制人民币的涨幅。除以上主要货币外,加元和墨西哥比索约占美元贸易加权指数的四分之一,它们兑美元的汇率可能因为三方亲密关系的加持而窄幅波动。

10.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2023 年,全球贸易增长几乎停滞不前,货物贸易在全球工业生产不景气以及疲弱需求的双重夹击下出现5%的萎缩。得益于ICT以及AIGC等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全球服务贸易展现出超强韧性,同比增加了5000亿美元,增幅高达8%。合并以上信息,全球贸易在2023年萎缩了3%,约为1万亿美元。总体而言,2021-24 年全球贸易将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全球衰退后复苏最弱的一次。究其原因,通货膨胀、全球价值链的地缘属性上升、地区性军事冲突都与这一表现脱不了干系。

因此,全球贸易的峰值仍然定格在2022年的32万亿美元的水平上,2024年则有望打破这个记录。积极的信号已经初漏端倪,其中最重要的是全球通胀趋缓以及经济增长预期改善,对环保产品(尤其是电动汽车)的需求增长预计将促进今年的贸易。不利因素仍然不容小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供应链中断依然是影响双边贸易趋势的关键因素。航运路线的中断,特别是与红海和苏伊士运河安全问题有关的中断,以及气候对巴拿马运河水位的不利影响,都有可能导致航运成本上升、航程延长和供应链中断。

携新一波科技创新之利,服务贸易将继续高歌猛进。

 

话题:



0

推荐

鲁晓东

鲁晓东

5篇文章 12天前更新

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导,岭南学院副院长,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主要从事国际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文章
  • 文章归档
2024年 5篇